《當代縣域經濟》雜志官方網站

  • 1
  • 2
  • 3
《當代縣域經濟》雜志官方網站 /2018第八期

【前沿觀察】營造民族地區鄉村“振興場”

發布:2018/08/01 16:38  作者:車文斌  編輯:鄒璠  來源:《當代縣域經濟》雜志2018年8月刊  閱讀量: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一篇大文章,要統籌謀劃,科學推進?!?018年3月召開的全國兩會上,習近平總書記的話語指明了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的方略與路徑,“要讓各族人民都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全面小康路上不能忘記每一個民族、每一個家庭”,總書記對民族地區的深切關懷與殷殷之情溢于言表。


民族地區地域遼闊,資源豐富,1億以上的人口以“大散居、小聚居、交錯雜居”的方式居住在廣袤的土地上,尤其是廣闊的西部,更是民族聚居區。鄉村振興,在民族地區處于極為重要的地位。


6月29日至30日,四川省民族地區全面小康與鄉村振興座談會在阿壩州理縣召開,67個民族縣和享受民族地區待遇縣的代表及科研院所等單位參加會議,民族地區的鄉村振興成為四川縣域經濟發展的重頭戲。


民族地區的鄉村該如何振興?如何讓各族人民都過上幸福美好生活?隨著全國民族地區鄉村振興實踐的深入推進,一條條路徑逐漸清晰。


2 “民族場”+“生活場”自然就形成了“產業場”。圖為富裕安寧的貴州西江千戶苗寨.jpg    

“民族場”+“生活場”自然就形成了“產業場”。圖為富裕安寧的貴州西江千戶苗寨    


聚集化形成“民族場”


民族地區,獨有的人文景觀、文化習俗與生活場景,構成了獨特的民族文化。因而,鄉村振興首要就是重視其民族性,并突出其民族性,形成“民族場”。


如何形成“民族場”?我國的實際情況是民族“大散居、小聚居”的特點,尤其是“小聚居”的方式,讓不少地區“民族場”難以顯現出來。同時,西部多山、平壩谷地較少的局限,使得“小聚居”成為最主要的生活方式。而“大聚居”所形成的民族村落,則尤為顯得珍稀,成為具有獨特旅游價值的稀缺資源。


貴州雷山縣是有名的苗族縣,這里的西江苗寨是全世界最大的苗寨,有1400多戶、6000多人“大聚居”在一起,稱為西江千戶苗寨。這里地處雷公山深處,人多地少資源匱乏,交通也不便,本是一個偏遠而貧窮的苗寨??扇缃?,西江苗寨已成為產業興、百姓富與民族文化傳承創新動力強勁的美麗村寨。


這是一個奇跡,是民族文化旅游脫貧致富的典范。進入新世紀,富裕起來的中國人民有了更高層次的物質文化追求,尤其是獨具魅力的民族文化,吸引著旅游者前往觀光,這極大地促進了西部地區民族文化旅游的蓬勃發展。但是,“大散居、小聚居”的民族居住方式,造成“民族場”的弱化,吸引力下降,西江千戶苗寨的成功,正是“大聚居”的方式讓“民族場”得以彰顯,偏遠山鄉反而成了旅游勝地。


如何營造“民族場”?“民族場”應該原汁原味保留特色。差異化的原生態的民族特色才能獨具魅力打動人心。在四川理縣,桃坪羌寨和甘堡藏寨就是打造“民族場”的樣板。2011年桃坪羌寨評為“四川十大最美村落”,甘堡藏寨被評為“四川十大最具旅游價值村落”和“四川鄉村旅游示范村”,2012年,二寨同時榮獲第三屆“中國景觀村落”,成為全國10個當選中國景觀村落中的一個亮點,成功創建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懊褡鍒觥钡某晒せ钭尷砜h的文化旅游節節攀升,2013年成功創建成為鄉村旅游示范縣和旅游標準化示范縣,2014年成為四川旅游強縣,2015年成為四川鄉村旅游強縣,2017年被評為四川省旅游示范區。


“民族場”應由“小聚居”變為“大聚居”,形成大而強的規模效應。規模過小吸引力與保護力不彰,沒有規模,市場容量同樣變小,難形成吸納效應。地方政府可加大一些民族村寨的聚居力,有規劃有步驟地引導民族人口向特色村寨集中,形成西江千戶苗寨類的聚居模式。


6 四川稻城縣央邁勇雪山).jpg    

 四川稻城縣央邁勇雪山    

 

宜居化形成“生活場”


“民族場”更是“生活場”。沒有“生活場”,鄉村振興就不會真正振興。原生態的宜居“生活場”是振興的核心。


我們看到,一些縣域投入大量資金,新建了一些具有民族特色的人造景區。這樣的景區,從景觀上看整潔簇新且豐富多彩,可是,卻因缺乏生活味兒的生氣而成了水泥建筑。如果沒有人居住,缺乏“生活場”,就談不上鄉村的振興。


如牧民定居,牧民千百年來形成的習慣,不愿意種地,更愿意放羊。定居之后種地為生。但種地一個技術活,也需要很長的適應期。有的地方的定居點,國家投資建了不少房子,也修建了政府辦公室、鎮文化站、文化廣場和學校,最終還是以失敗告終。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王建民教授談到這種現象時認為,鄉村振興要考慮民族的多樣性和主體性,“現在很多時候,經過大規模投資改造的鄉村往往就是會出現這樣一種狀況,村落變得沒有歷史了”,沒有主體,或者說鄉村振興的主體如果不是各民族的村民,民族地區的鄉村振興就變成一種新的大規模政績工程,也就談不上振興。他說:“這樣的模式建起來的只是一個空殼化的、表面化的、外觀漂亮和內在俱失的鄉村?!?/span>


十多年前,四川省藝術院院長盧加強提出了“生活場”的概念。他認為,“生活場”就是人們自然生活的場景和地方,只有“生活場”變美了,才是真正的美。為什么四川的甘阿涼很美?那是人家的“生活場”,是具有民族特色的“生活場”。差異化就是美,獨特就是美,那里有雪山、云朵、草原,是一種原汁原味的美。


農業農村部已多次發文評選中國的最美鄉村,評選出的結果,最美的鄉村都不是靠人工打造出來的,而是土生土長自然形成的“生活場”。生活,就是美。所以,民族地區的鄉村振興,就是要振興“生活場”,把“生活場”做美做優。


做優“生活場”不是大拆大建,是在原有的“生活場”的基礎上,完善道路、管網等基礎設施,市場學校醫院等生活文化教育醫療等設施。這些設施,需要民族大聚居的鎮來承載,大散居、小聚居的居民點需要向鎮集中,打造民族風情鎮。


浙江省的特色小鎮建設是全國最成功的,其經典案例包括景寧畬鄉小鎮。


畬族,我國南方游耕民族,總人口70余萬人,而景寧,僅有畬族不到2萬人。正是依托這些資源,景寧一躍而成為全國十大民族風情小鎮之一,從國家級貧困縣發展成為決勝全面小康的景寧樣本。2018年“五一”小長假,景寧旅游接待游客29.27萬人次,旅游收入1.95億元。


在現有的基礎上做優“生活場”是景寧畬族的鄉村振興經。海拔600米以上的11萬畝耕地和100多萬畝山林,是畬族農耕文化的起源地,全縣254個村莊,在海拔600米以上的有151個,幾乎所有畬族聚居村都分布于此。在畬族村寨深垟村,家家房屋、戶戶院墻都用石頭壘成,鋪石成渠,砌石成路,壘石成墻,堆石成寨。石頭上成排成片穿插點綴著形態各異的多肉植物,村里的文化禮堂傳來瑯瑯的讀書聲。


按一村一品,一村一產業,一村一風格的方式,景寧催生了一個又一個的絕美“生活場”,“枯木逢春”的吳山頭村、“花海耕織”的白鶴村、“世外桃源”的桃源村。2017年,景寧農家樂民宿接待游客295萬人次,直接經營收入1.43億元。


7 丹巴梭坡鄉藏寨.jpg    

丹巴梭坡鄉藏寨    


特色化形成“產業場”


“生活場”是民族生存的基石,而“產業場”則是民族繁衍的根基。


沒有產業,發展繁榮都是空談。我國的民族地區大部分分布在偏僻而廣袤的山村和高原地區,地廣人稀,交通落后,自然條件等較為惡劣。不過,礦產和動植物資源豐富,風光優美,這些都為發展特色產業帶來便利。


“產業場”得有規模和品牌。沒有規模,談不上產業;沒有品牌,產業成為不了拳頭,缺少發展后勁。因而,民族地區鄉村振興的“產業場”,尤其需要政府引導和扶持。


四川省理縣在發展鄉村振興“產業場”方面,做了很多大膽的探索和嘗試。首先是進行規劃布局,逐漸形成產業的規模。理縣規劃布局了“一廊兩片三階多園”的特色農業空間布局,按照特色種養殖生態立體農業體系,百里優質特色農產品供給區初具規模,特色產業體系基本形成。


其次是大膽進行品牌塑造,提升民族特色農產品的知名度、美譽度和質效空間。在阿壩州,構建了以州級“川藏高原”“凈土阿壩”公共品牌為核心、縣內“三品一標”認證產品的品牌體系,打造出理縣甜櫻桃、佳山紅富士、理縣大白菜、卡子核桃、蒲溪土雞等一批叫得響、信譽好、銷量大的地方特色品牌。


產業有了,市場和銷售是民族地區產業振興的短板。突破短板,“互聯網+”和便捷物流將為“產業場”的飛速發展插上騰飛的翅膀。


景寧畬鄉與中國郵政電商平臺“郵樂購”、畬森山物流公司的合作,冷水雪茭、深山野蜜、月子大米、過年冬筍走進城市千家萬戶。


渝東南民族地區是國家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試點區,重慶市安排專項資金支持民族地區農村電商發展,到2018年7月,已建成區縣級農村電商公共服務中心8個、鎮村電商服務站點1800余個,覆蓋率達70%,72家電商企業加入重慶電商扶貧聯盟。


最近,西北民族大學分別在武陵山片區貴州省務川仡佬族苗族自治縣、重慶市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桑植縣建成“特色農產品多語言電子商務平臺應用基地”,引導優質商家入駐,進一步拓寬當地特色農產品的銷售渠道。


四川理塘縣電子商務雙創孵化中心于2017年8月開始運營,至今已有23家企業入駐中心,包括大學生創新創業企業10家、農特產品加工企業6家,申通、云通等7家物流公司紛紛入駐。網上賣蟲草,也讓更多好的產品進入到理塘縣,民族地區的“產業場”顯示出勃勃生機。


景寧畬鄉小鎮畬族不到2萬人,如今已發展成為全國十大民族風情小鎮之一,從國家級貧困縣發展成為決勝全面小康的景寧樣本。圖為景寧畬鄉小鎮一景.jpg    

景寧畬鄉小鎮畬族不到2萬人,如今已發展成為全國十大民族風情小鎮之一,從國家級貧困縣發展成為決勝全面小康的景寧樣本。圖為景寧畬鄉小鎮一景    

 

統籌化形成“幫扶場”


新中國成立后,經過幾十年的艱苦的建設,民族地區取得長足進步,不少地區甚至進入小康走向了富裕。但不可否認的是,因為交通的落后與自然條件的惡劣,一些地方還比較落后,尤其是廣袤的西部,鄉村振興的任務十分艱巨。


習近平總書記說,“要讓各族人民都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全面小康路上不能忘記每一個民族、每一個家庭”,尤其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征程中,民族地區的鄉村振興需要全國統籌一盤棋,先進幫后進,富裕帶落后,形成全國性的“幫扶場”。


在四川,粵川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正在緊鑼密鼓地推進,民族地區的幫扶正是重中之重。廣東省委書記李希表示,將聚力民生幫扶,大力開展易地扶貧搬遷、貧困戶住房改造、教育幫扶、醫療幫扶,要深化產業幫扶,支持兩州發展農牧、旅游等特色產業,增強受援地“造血”功能。6月13日,粵川兩省簽訂《粵川旅游扶貧協作框架協議》,并推介涼山州、阿壩州等貧困地區旅游項目。


滬滇扶貧協作也在推進,浦東新區對口幫扶大理白族自治州,11個貧困縣全覆蓋,不僅出資1.991億元援助,還做好農業產業規劃編制及提升、農業技術人員培訓等,開展“云品入滬、品味大理”等活動。


浙江臺州市黃巖區、臨海市對口幫扶四川松潘縣,6月中旬,臨海市與松潘縣簽訂古城旅游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雙方將聯合打捆開展農家樂、民宿的宣傳促銷,共同推介兩地民俗旅游。黃巖區與松潘簽訂“飛地經濟園區”項目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將在黃巖區共建飛地經濟園區。


各種形式的東西協作模式在民族地區遍地開花,城鄉共融,民族共享,鄉村共興,從基建、教育、醫療,到產業、旅游、就業等都形成了協調、有效的“幫扶場”,民族地區的鄉村必將迎來振興,迎來新一輪騰飛。


四川理縣藏家新居 沈祥軍攝.jpg    

四川理縣藏家新居 沈祥軍 攝    


本刊記者  車文斌

 


關注官網微信

暴风雪下的绝地求生 lmg视讯平台怎么样 代客理财风险很大 qq三公游戏 象棋高手 澳洲幸运5官网直播 快乐十分胆拖计算器 吉林11选5前三位第二位遗漏值尾走势图 360胜平负比分直播 山西11选5走势遗漏 期货投资分析考试通过率 二人麻将辅助器 通比牛牛翻牌器 中彩彩票软件 香港六彩特码资料 新腾讯分分彩必中技巧 北单4串1经典过滤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