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縣域經濟》雜志官方網站

  • 1
  • 2
  • 3
《當代縣域經濟》雜志官方網站/名家專欄 /李后強

“新區效應”與成都東部新區建設

發布:2020/07/27 09:38  作者:李后強  編輯:鄒璠  來源:《當代縣域經濟》雜志2020年7月刊  閱讀量:

今年初,中央為成渝地區畫出“雙城經濟圈”,一場“雙城記”在成渝之間唱響。成都東進,重慶西擴,國家戰略機遇,催生了成都東部新區。 56日,四川省委、省政府為成都東部新區授牌,全面開啟新區建設。成都東部新區,這片蓄勢已久的熱土迎來前所未有的機會。


建設中的天府國際場  肖建華 攝.jpg    

建設中的天府國際場 肖建華 攝    


新區、新區效應與新平臺

 

什么是“新區”?“新區”泛指重定邊界的已建立完備獨立調控系統的行政區域,其顯著標志是具有新的首腦機關和指揮系統。新區無規模的限制,大則如省市,中則為區縣,小則有鄉鎮。省委、省政府決定設立成都東部新區并作為省級新區,是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成都東進、重慶西擴”重要指示精神,著眼戰略全局和未來發展,加快推進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做強成都極核作出的重大部署。


什么是“新區效應”?“新區效應”指由行政區劃的調整所產生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多方面的綜合增量反映。一般認為,新區出現的客觀原因是非均衡性,即政治、經濟、文化、民族等參量在地理上的非均分布導致經濟組團和行政新區的孕育與發展。從理論上講,多樣性緩解非均衡性,差異性帶來競爭性,多元化衍生協同化,行政區域的重組可以解放生產力。從實質上看,新區效應是一種由對內的重組效應和對外的場態效應的復合體,它能有效地轉化為區域經濟和社會事業發展的新動因和推進力,加快地方經濟的發展,增加社會物質財富的總量。這是上層建筑在一定條件下對經濟基礎產生積極作用的例證。


什么是“新平臺”?成都東部新區的一個重要定位就是“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新平臺”。這個“新平臺”,就是在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內做事成事的新空間、新環境、新條件、新舞臺,是雙城之間的橋梁、紐帶、通道和鉚釘。我們要把這個新平臺的優勢和潛能充分挖掘和激發出來,讓雙城產生“1+1>2”的非線性倍增效應,產生成都和重慶過去獨自都沒有的新質、新量,這才是設立新區的宗旨和要義。其本質是要發生“化學反應”甚至“核反應”,產生新物質甚至“新物種”,而不是“物理混合”。要利用這個新平臺吸引資金、人才、企業、項目、技術,并在這個平臺上發生聚變或者裂變反應,釋放巨大能量和效益。例如,在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中,成都東部新區將統籌推進行政管理體制、投融資體制、創新創業等方面改革,加強與重慶的規劃對接、政策銜接、功能鏈接,強化基礎設施、現代產業、公共政策等協同,推動市場統一開發、要素合理流動和資源高效配置,以點連軸促進成都重慶相向發展,帶動成渝中部區域城市群快速崛起。


天府國際機場建設現場 肖建華攝.jpg    

天府國際機場建設現場 肖建華 攝    

 

成都東部新區對雙城經濟圈的意義

 

在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中,要把“新區效應”轉化為發展優勢,總的原則是抓住“四個特性”,發揮“四個優勢”,整合“四種力量”,以國際慣例和國內經驗為參照,確定發展戰略,做好遠景規劃,加大對外開放,力爭在新區效應的有效時段內,使新區成為投資、投智、投身、投物的熱點,引進高級人才、引進先進技術、引進名牌企業、引進建設資金,利用政策優勢培植新的經濟增長點和高科技產業園,鑄造競爭優勢,為下一步發展打下堅實基礎。


四個特性:一是潛在性。新區效應可以感覺和利用,但并不表現為顯性的物質形態,而是一種需要挖掘、提取和運用的潛能、潛質、潛力,需要新區人民辛勤勞動才能使其顯化并轉化成財富。二是時效性。新區應不是永存不滅的,有一個從強到弱直至完全消失的衰減過程。建區之初效力最大,隨著時間推移而遞降,時效期限一般為3至5年。三是原創性。由于地域的差異,新區建設沒有現成的模式可以照搬,要走前人沒有走過的路,干別人沒有干過的事,一切從零開始,有極強的探索性,需要勇氣與智慧,發展空間很大。四是兩重性。新區效應具有發展的正負性與風險性,利用得當可產生正反饋,帶來增值效應,反之則產生負反饋,帶來負面影響。


四個優勢:一是成本優勢。成都東部新區可吸取和借鑒先行者積累的經驗和知識,從而少走彎路,節省時間成本和資金成本。發揮成本優勢的關鍵是人才隊伍,例如成都東部新區提出要打造吸引“新成都人”的高質量平臺,以“人城產”為營城邏輯,將量身定做人才政策和戶籍政策,進一步提升對年輕人的吸引力,吸引更多的人才進入新區,夯實未來之城的發展基礎。二是政策優勢。成都東部新區有中央及上級部門政策上的某些優惠和扶持以及利益傾斜。發揮政策優勢的關鍵是認準機遇。成都東部新區的目標是打造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國家戰略的高能級載體。成都東進需要一個國家級新區的載體架構,通過設立省級成都東部新區,為將來爭創國家級新區做準備。三是機制優勢。新區可完全按新的規則和軌道運行,建立全新的決策機制、用人機制、監督機制、激勵機制和約束機制。發揮機制優勢的關鍵是改革開放。對成都東部新區來說,營城理念、建城方式、治理方法等也都充滿了創新和突破。四是聚變優勢。成都東進區域將來是600萬到800萬人口的新城。新區的干部來自四面八方,新區具有移民文化的雜交特色,新區人民思想意識和文化知識的互補與融合,可產生1+1>2的非線性協同效應。發揮聚變優勢的關鍵是優化配置,提升各種資源要素集聚和配置能力。


四種力量:一是啟動力量。新區的成立使區域內潛在的發展力量迅速得到釋放,會引動各種基礎設施的建設與投入,人才隊伍的組織與培養管理體制的重構與創新,其功能的完善也會帶動有關產業的發展。東部新區是成都工業空間增量的主要拓展區和經濟增量的重要承載區,肩負著開辟“成都制造”第二戰場的重要使命。按照部署,成都東部新區將重點發展航空經濟、現代物流、國際消費、智能制造、總部經濟五大主導產業,加快構建以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新經濟產業及戰略性新興產業為主體的開放型現代化產業體系。二是形象力量。新區新機制、新風貌、新發展,高起點、高品位、高效率充滿生機與活力,新形象有極強的標示效果和影響力。從形態上來看,跨越龍泉山,成都天地寬。由“二龍戲都”(龍門山、龍泉山夾住成都)到“一龍兩翼”(龍泉山聯兩城),進入雙城時代,龍泉山成為成都中心生態公園,這是一個令人感奮和激動的新格局。從數學上看,這是由“雙曲線”到“橢圓區”的華麗反轉,東部新區與主城區是相隔60公里的兩個焦點,龍泉山成為中心軸,這種結構滿足橢圓定律,成都的發展潛力大大提升。三是期待力量。即上級領導、廣大市民和各行企業,總是對新區寄予厚望,隨時關注。上級領導期待成都東部新區能夠成為成渝相向發展最為重要的新興極核,能夠做強“主干”有效推動成德眉資同城化發展,能夠讓成都城市發展格局迎來“千年之變”。廣大市民期待成都東部新區能真正打造成無邊界的公園城市,在人才15分鐘活力生活圈、老人15分鐘健康宜居圈和兒童5分鐘安全成長圈中愜意棲居。各行各業期待成都東部新區有更多開放、靈活、創新招商政策落地,有更加高效的組織架構和管理體制,有更加良好的營商環境。巨大的期望是一種巨大的壓力,可轉化為巨大的動力。四是感召力量。即新區的發展可為人才能量的釋放和企業組織的成長提供機遇與舞臺,由新機制和新形象構成一個“強磁場”,對區外的經濟組織和資金人才有巨大的吸引力。無論是產業的聚集,還是商業的繁榮,都離不開人的要素。成都東部新區需要用高質量城市環境、生活質量和公共服務體系,吸引人才與企業。


天府新區興隆湖一角 肖建華攝.jpg    

天府新區興隆湖一角 肖建華 攝    


消除“過渡帶”現象 產生“四種效應”

 

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是世界為數不多的“雙核型橢圓經濟圈”,成都、重慶主城區是兩個核心,遂寧、資陽、潼南、大足等地是成渝主軸上的重要節點,成都東部新區地處“核心”與“主軸”的“中間態”,其“新區效應”帶有一定的負效應,即“過渡帶”現象?!斑^渡帶”的不利之處在于,兩個核心是經濟增長極,“主軸”正在加快建設避免中部塌陷,這就有可能擠占成都東部新區的經濟要素和發展空間,削弱其對經濟的聚集和吸納能力。但由于成都東部新區具有明顯的區位優勢,處于東西結合、南北交匯的中間地帶,相關產業在更廣闊的范圍內(水陸空立體互動)形成更加多元化的發展格局,使得“過渡帶”現象也有兩重性。從地緣經濟學的角度來看,“過渡帶”有利于成都東部新區將區位優勢與新區效應有機結合,通過四種效應,消除“過渡帶”現象,再造發展優勢。


四種效應:一是“尖凸效應”或稱“硅谷效應”。過去成都與重慶有“雙曲線”的發展趨勢,即重慶向東,成都向西,形成了“拔河效應”,從而使成渝中部產生了“塌陷效應”。建設成都東部新區可以將“雙曲線”變為“橢圓區”,將“塌陷效應”變為“尖凸效應”。成都東部新區要在“過渡帶”上構造“吸引點”,點燃高技術火炬,以開明、開放的政策吸引區外資源,形成倒流現象,變“過道”為“駐留”。二是“支點效應”。成都東部新區是核心與主軸上的“重心點”,能產生“支點效應”,完全可以成為周邊城市的經濟伙伴,構成利益共同體,優勢互補,資源共享,共創輝煌。三是“分流效應”。成都東部新區可“過濾”和截留成渝連線上的信息流、物資流、資金流、項目流和人才流,產生“分流效應”。四是“勢差效應”。成都東部新區與重慶、成都主城區相比,暫時在經濟發展方面存在一定差距,差距就是潛力和動力,由此可產生“勢差效應”。同時,成都東部新區的發展對資陽、遂寧等城市也有擴散、輻射、示范和牽引作用。


成都東部新區要變“過渡帶”為“生長帶”,變“消極性”為“積極性”,關鍵是充分發揮成都東部新區“吸引點”“重心點”“中驛站”的作用,把“尖凸效應”“支點效應”“分流效應”和“勢差效應”放大并有效地轉化,要形成有別于成都主城區和成渝中部城市的鮮明的東部新區特色,打出響亮的品牌,創造優勢環境,培植支柱產業和龍頭企業,增強經濟勢能。更新觀念是關鍵,抓住機遇是要害,縱深開放是前提,走向市場是出路,加速民營是正道,調整結構是主線,強化科技是核心,發展特色經濟是途徑,弘揚創業精神是根本。最終的理念還是那句話,發展才是硬道理,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位于成都高新東區的簡陽三岔湖-肖劍華13568955155.jpg    

位于成都高新東區的簡陽三岔湖 肖劍華 攝    


四川省社會科學院黨委書記,教授、博士生導師,四川省委省政府決策咨詢委員會副主任 李后強

 

 



關注官網微信

暴风雪下的绝地求生 河南福彩快三技巧 辉煌棋牌捕鱼第一平台 下载乐趣江苏麻将 乐禧白城麻将最新版 顶级信誉棋牌下载 银河棋牌官方网站下载 国王vs湖人全场回放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五星 河北十一选五技巧公式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查询 彩票分析投注技巧篇 波克哈尔滨麻将下载 怎么下载江西优乐麻将 陕西闲来麻将下载苹果版 白小姐精准一波中特 山西11选五遗漏一定牛